汤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汤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尽孝黄穗在奥运之前退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7:33 阅读: 来源:汤锅厂家

div>

出生于湖南株洲的羽毛球运动员黄穗,几乎拿遍了世界大赛的所有女双和团体冠军,唯独缺少一块奥运会金牌。北京奥运会已经临近,在家门口夺得奥运冠军,是黄穗一生的梦想。然而,在奋战北京奥运的日子里,黄穗却两度“失踪”,热火朝天的赛场上看不到她的身影。她干什么去了?

记者近日采访了她,揭开了她“失踪”的谜底:一个中国女运动员传奇般的忠孝经历令所有关心她的人深深感动……

乖女出道

1981年10月,黄穗出生在湖南株洲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母都是车间的一线工人,工作忙,条件艰苦,家庭经济状况也不好,所以黄穗就被送到外婆家。

黄穗的母亲李丽君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时女儿还不满1周岁,刚刚断奶。那天外婆来家里接她,李丽君正在厂里加班,一时请不了假,丈夫黄传彪正好休息,便由他抱着熟睡的女儿,同外婆一起将她送到乡下。黄穗这一呆就是3年多。那天父亲离开外婆家时,小黄穗哇哇大哭,不让爸爸走,抱着他的腿就是不松手,怎么劝说也不行。黄传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前几天他带着女儿去隔壁张爷爷家串门,张爷爷家阳台上养了许多鸟,刚学会走路的黄穗见到鸟笼子里的黄鹂鸟后,兴奋得直扑阳台,差点跌倒。

父亲便哄女儿说:“穗穗,你不是喜欢张爷爷家里的鸟儿吗?爸爸去给你拿来,让你天天玩小鸟儿。”小黄穗一听,立马止住了哭泣。父亲这才脱了身。

黄传彪回到家,觉得不能欺骗女儿,女儿一定眼巴巴地在等着我给她送鸟儿哩!于是,他骑上自行车来到花鸟市场,花几十元钱买了两只黄鹂鸟,然后又骑车往乡下猛蹬。到岳母家时,他已是大汗淋漓,浑身湿透。此时女儿正睡得香,他没敢惊动女儿,将鸟儿轻轻放到她的床头,转身离去。

多年以后,每当父亲和外婆讲起这件事时,黄穗总是眼含泪花,说:“爸爸对我太好了,从小就生怕我受委屈哭脸,我一哭爸爸就总是想尽办法逗我开心。”

黄穗满4岁后,母亲李丽君从单位提前退休了,这才将女儿从娘家接回来,并送她到幼儿园。没料想黄穗这丫头疯长个头,比同龄孩子高出半个头,智力上也比同龄孩子强。于是父母将她提前送进了小学。

7岁时,黄穗的个头已是1米56,是学校里的长跑健将,每次跑步,她都是第一名。然而此时的她并不喜欢跑步,而是打乒乓球和羽毛球。这年年底,株洲市少年体校来学校选苗子,体校老师一眼就看中了黄穗。从此,黄穗开始了羽毛球运动生涯。

刚开始训练时,黄穗的手臂都练肿了,吃饭时拿筷子的手都抬不起来,一用力就疼痛难忍。许多次在梦中,她都被痛醒了。她真想放弃,黄传彪便做女儿的工作,他没有搞空洞的说教,而是带女儿到湘江河边,看渔民撒网打鱼。渔民打鱼很辛苦,撒网时十分费劲不说,并不是每次撒网都能捕到鱼,有时一连撒下几网,也不捕不到一条鱼,但渔民仍然坚持一遍遍地撒网,因为他们心中总是充满希望,希望下一网一定能捕到鱼。聪明的黄穗知道父亲的良苦用心,笑着说:“爸,你是要我像这些渔民不停地撒网一样,只要心里充满希望,手就不会痛,就一定有收获吧!”

父亲笑着说:“还是我乖女儿聪明。这中间有一个道理,撒网打鱼跟你打羽毛球一样,刚开始时一次次地撒网,手也是很酸痛的,但撒网撒久了,习惯了,就不会痛了。又好比农民伯伯拿锄头的手,刚开始时手上被磨起血泡,钻心地痛,渐渐血泡变成老茧,老茧又变成厚皮,手就不会有疼痛的感觉了。这是一个磨练的过程,只要你咬牙过了这一关,以后手臂就不会再痛了。”

父亲又指着正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儿说:“穗穗,你小时候很喜欢鸟儿,你看它们的羽毛在阳光下多漂亮。它们能够自由飞翔,飞向自己的理想境地,也是经过磨练和暴风雨洗涤的,你应该学习它们的意志和抱负。”

早熟的黄穗完全明白父亲的心愿,她不再在意苦和累。经过一年的苦练,黄穗的球技长进很快。在学校和市中学生体育比赛中,她多次夺得羽毛球比赛第一名。

15岁进入国家羽毛球队后,黄穗便开始了为国争光,为父亲争气的冠军之路。她练就了一种力量型打法,进攻凶猛,前半场意识非常好。从1998年开始,17岁的她先后与龚睿那、高崚等羽球国手配合双打,多次夺得世界大赛冠军,成为中国和世界的女双一号选手。

黄穗每次夺冠后,母亲李丽君总是自豪地说:“崽崽之所以成功,就是太乖了,太能理解父母的苦心了。

孝女恋爱

2006年夏天,黄穗和队友一起成功夺得尤伯杯女双冠军。赛后,她回株洲老家休假。一天晚上,她去参加一位朋友的生日晚宴。在宴会上,她认识了36岁的王晓军。王晓军此时已是株洲有名的房地产商,钻石王老五。

晚宴结束后一起去唱歌时,黄穗和王晓军合唱了一首《有一点动心》。“我对你有一点动心,却如此害怕看你的眼睛……”黄穗唱完这句,下意识瞟了一眼王晓军,两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原来王晓军一直在盯着她看。平常大大咧咧惯了的黄穗忽然高度敏感起来,赶紧把头扭向一旁,心却不由自主地怦怦乱跳。唱完歌已经很晚了,王晓军主动当护花使者送她回家。

第二天,王晓军热情地邀请黄穗出去,黄穗想起昨天晚上唱歌时的情景,喜滋滋地赴约了。让黄穗没想到的是,和王晓军在一起竟没有一丝距离感,两人从陌生到熟悉几乎不需要过渡,因为两人的喜好很一致,王晓军对黄穗的一举一动都心领神会。黄穗心里刚想到什么,王晓军就抢先说出来或做了。黄穗满是疑惑地问王晓军:老实交代,你没雇私家侦探调查过我吧?王晓军一脸冤枉,半开玩笑地说:“我还纳闷呢,好像咱俩已经认识很久了,莫非是从上辈子就开始了吧?”黄穗感动不已,她好像没有遇到过能够从容走入自己心灵的人,现在遇上了。就这样,爱情的花朵在她心间绽放了。

两人迅速陷入热恋。没多久,黄穗告诉王晓军,自己要回北京,归队参加中国台北公开赛,作为运动员可能没有太多时间、精力投入恋爱。王晓军看透了她的心思,说:“你回来后,我就向你求婚!”

黄穗郑重其事地说:“要我答应你,必须过我父母这一关。在他们心目中我是有名的孝女,你一定要对老人孝顺,做出行动,他们才会认可。”

果然,黄传彪夫妇得知女儿的婚恋后,立即提出反对意见。他们都是很传统的人,女儿和王晓军满打满算才相处了一个半月,这么快就要谈婚论嫁,他们哪能放得下心。另外,老两口还认为他们年龄差距过大,王晓军比女儿大了近10岁,而且是商人,“商人重利轻离别”,他们担心涉世不深,整天只知埋头打球的黄穗上当受骗。父母轮番给黄穗做工作,让她放弃这段感情。黄穗没有被父母说服,反过来一次次向父母保证,自己和王晓军将来一定会幸福:“我不是没和其他人接触过,茫茫人海中只有他才最适合我,虽然认识的时间短了一点,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爱情和幸福。”但无论黄穗怎样表白,老人家就是不松口。

此后,黄穗一直在北京进行紧张的训练,没法照顾日益年老的父母,王晓军便主动挑起了照顾老人的担子。尽管生意忙,但他每晚都要看望老人,帮他们收拾家务,买米买煤气。每到周末和节假日,他总是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来看望准岳父母;每逢电视里有黄穗参加的赛事转播,王晓军就赶过来陪老人一起看球;每当黄穗取得好成绩时,王晓军都会来到准岳父母家庆祝。黄穗的外婆身体不好,每次去医院,王晓军都是亲自接送,不但当司机,就连挂号、检查的事都是他跑上跑下,毫无怨言。

准女婿的孝顺行为,终于感动了黄传彪夫妇。人心都是肉长的,王晓军做的这一切,黄穗的父母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们逐渐发现,女儿的选择没有错,王晓军没有很多商人身上常见的坏毛病,厚道得压根儿不像个生意人。老两口有时甚至担心,这个老实姑爷,到外面怎么跟人家谈生意呢?他们逐渐从心里认可了这个女婿,正式接纳了王晓军。王晓军更用心兑现自己的承诺,过去黄穗父母有时会亲自到现场为女儿加油,这以后王晓军也加入了进来。

盛夏时节,两人在株洲领取了结婚证。

金秋十月,羽毛球世界杯赛刚好在湖南举行,王晓军组织了一个庞大的亲友团,场场比赛都为黄穗摇旗呐喊、加油助威。在亲友团的注视下,黄穗在比赛中大发神威,不负众望,轻松夺冠。女子双打颁奖仪式结束,王晓军带着亲友团一拥而上,指挥家人与黄穗一起合影留念。刚才场上还“霸气”十足的黄穗,柔情脉脉地看着丈夫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视线一直没离开过他。黄穗的父母不由得连连感叹:结了婚的女儿,变得更活泼开朗、更漂亮,场上打球更有活力,而下了场到了女婿面前,又完全一副娇柔的小儿女姿态。李丽君微笑地看着女儿女婿,轻轻在老伴耳边念叨:“你看他们这小两口,多幸福啊!”黄穗和王晓军分别挽住老两口的胳膊,亲热地说:“爸爸妈妈,我们在一起还会更幸福!”

冠军回家

在北京奥运会上拿金牌,是黄穗一生的最大梦想,也是父母对她的最大心愿。她甚至和丈夫王晓军约定:现在不举行婚礼,婚庆喜酒一定要等到夺取奥运金牌后举行。为了这光荣与梦想的一天,黄穗忍受着多年训练带给她的伤痛,在备战奥运的训练场上刻苦训练,积蓄能量。

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传来父亲患病住院的消息,这给了黄穗很大的打击。父亲是她最尊敬最崇拜最亲密的人,也是她战胜艰难困苦的精神教练。她立即请假回到株洲。走进病房,看到父亲那种衰弱的模样,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流了下来。“爸,你怎么样?女儿看你来了。”她几乎是小跑着扑向父亲的床边,望着父亲苍白的脸,她哽咽起来。黄传彪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发现是女儿回来了,精神一振,神志非常清醒的他一把紧拉住女儿的手,说:“你怎么回来啦?是谁告诉你的?我没事,你正在备战北京奥运,你不训练,跑回来干啥?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医生说没事,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你赶紧回北京训练去。”

黄穗知道这是父亲在安慰她,不让她耽搁训练。她在病床边照料了父亲两天,硬是被父亲撵回了北京的训练场。

没过多久,不好的消息再次传来,父亲的病情加重了,而且查出是肺癌。她心里一惊,脑子一片空白,立即请假赶回老家。她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仅仅两个月,父亲就被癌魔折磨得双颊凹陷,消瘦得不忍目睹,她顿时失声痛哭起来……平时自己有再多难挨的伤病疼痛,她都不放在心上,一直为训练、夺冠而全力拼搏,从不言退……可是这一次,她的心软了——父亲只有她一个女儿,父亲病成这样,她这个孝女不能不陪伴守护在他身边。她立即拿起笔,给李永波总教练写退役报告。

此后,训练场上便再也看不到黄穗勇猛扣杀的身影。

李永波接到黄穗的报告后,立即带着张宁、林丹等队员赶到株洲。高崚的父母也闻讯赶过来探望。

在这个非常时刻,为国家羽毛球大局着想,李永波教练和队员们力劝黄穗收回报告,重返训练场。李教练郑重其事地对黄穗说:“北京奥运临近,你拼搏了这么多年,眼看要拿苏迪曼杯的桂冠,夺取奥运会金牌也很有希望,你舍得放弃吗?而且,你是队里的主力队员,你这一走,不但全队实力受影响,队员的情绪也会受到影响,你不觉得这样做不太妥当吗?你想过这一层吗?再说,你拿下苏迪曼杯后,如果父亲还需要你回来照料,我一定会准你的假,你一定要认真考虑一下。”

黄穗心里十分难过,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不为毕生奋斗的事业和即将到手的国家荣誉着想呢?她心情沉重地说:“我想过啊,我知道自己的机会难得。可是,父亲病成这个样子,我无法从他身边甩手而去……”她泪眼朦胧地说着,转身看着父亲,她发现父亲眼里透出慈爱的目光,同时眼神里充满一种希冀和期盼。就在她要开口讲话时,父亲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孩子,我理解你的心,你其实很矛盾,既舍不得丢开我,又舍不得离开训练场。穗穗你放心,我没有事的,我一定会看着你参加北京奥运会,再夺金牌,你放心地去吧,爸爸等着你的好消息,我知道乖女儿不会让我失望……”

“爸……”黄穗听父亲这一说,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想说却又泣不成声。许久,她才说:“爸,我是您手把手哺育培养大的,我从没有违抗过您的话。这一次,我也一定听您的话,我一定要夺取好成绩回来向你汇报……”

在李教练、父亲和队友们的劝说鼓励下,黄穗决定听从父亲的意见,暂时离开家,重返训练场,为国效忠。

返回赛场的黄穗和老搭档高崚再次联手,一举夺下苏迪曼杯桂冠。然后,又全身心投入到备战奥运会的训练中……

2007年秋天,不幸的消息再次传来,父亲的病情严重恶化,肺癌已到了晚期。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黄穗再次回到父亲身边,一刻不离地精心照料服侍着日渐衰弱的老人。黄穗的丈夫王晓军也十分支持妻子的决定,并且陪伴她一道照顾老人。他经常亲自炖鸡汤送给岳父喝,一有空就来陪老人,只要他精神稍微好点,他就跟岳父推心置腹地聊天,尽量让他开心,忘掉病痛。有一次,他发现黄穗的包里放着许多她以前比赛后站在台上领奖的照片,而且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他知道妻子还十分留恋那些日子,但是,她的举动如果让岳父看见了,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于是,王晓军悄悄将那些照片收藏起来,不让黄穗再看。黄穗知道丈夫的心思后,觉得他为父亲想得很细,深受感动,从此再也不看那些照片了。

国庆节过后,黄穗父亲的病情突然间出现好转,这让黄穗颇感欣慰。那天,父亲把女儿叫到病床前,微笑着问道:“闺女,离北京奥运会还有多少天啊?”黄穗说还有290天,父亲说:“我要看奥运会开幕式,你说我能捱到那一天吗?”黄穗说:“能,当然能啊,你的病好了后,我陪你去北京看现场!”父亲的脸上呈现出笑容。王晓军也说:“爸,你就是不能行走,我俩也要背着您去北京看开幕式。”他当然知道,岳父可能捱不到那一天了。

2007年岁末的一天,黄传彪终于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时刻,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人世。黄穗抱着爸爸的遗体痛哭不止,爸爸的离去让她一时无法接受,悲伤与痛苦已占据了她的整个心灵世界。

之后,羽毛球训练中心的领导和教练多次劝说黄穗重返训练场。但是,父亲的去世对妈妈的打击不轻,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黄穗伤心地说:“父亲我没有照顾好,现在妈妈更离不开我了。奥运会冠军我不去拿会有人拿,可妈妈我不照顾就十分危险,我不能刚失去爸爸后再失去妈妈!”黄穗流着眼泪向领导们求情。领导无奈地批准了黄穗的申请。

于是,黄穗在家一心一意照顾母亲的生活起居。

“我要把对父亲欠下的亲情孝顺弥补在妈妈身上,要给妈妈以双倍的关爱和照料,这样,我的心里才好受些。在奥运会奖牌和妈妈的健康幸福之间,我选择了后者,我并不认为我有什么错!”她对采访她的如是记者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