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汤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米粒与糯米粒[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6:40 阅读: 来源:汤锅厂家

落燕村居民有百十多户,分为东村和西村,虽然都在一个村子里。但是呢,东村比西村要富裕很多,住在西村都是大地主和一些达官贵人,老天对我还是很公平的,让我在西村一位樵夫家中出生了。

樵夫是我爹,姓黄,人称黄樵夫,又叫卖柴郎。我呢,自然也姓黄了,名米粒。一辈子没吃过大米,天天吃的都是玉米糊糊,村里人都亲切的叫我:“小米粒” 今年12岁,已经在书生家开始念书了。

西村有一位黄贵人,他是村里有名的大地主,他家也有一个男孩,跟我都在书生家念书,名字跟我也很像,他叫黄糯米, 人称糯米粒。虽说是个人的差距不大,但是家庭背景就差的远了。

体型和个头呢,糯米粒长的是肥头大耳,我呢是骨瘦如柴。

有一天中午,糯米粒突然对我说道:“小米粒,我请你吃香喷喷的大米!” 糯米粒这句话对我说了有三年了,可他没有一次跟我兑现过。

我趴在书桌上,淡淡的说道:“我喜欢喝玉米糊糊,不想吃大米。”

糯米粒眼睛咕噜咕噜的,在眼圈里打着转对我说道:“不骗你,你看这是什么!”糯米粒说完后,就掀起了自己的衣服,腰间露出来一大串钱币,我数了数大概有二十枚铜钱。

我摇摇头对糯米粒说道:“你肯定要欺负我,才会请我吃大米。我不干!”

糯米粒立刻用诚恳的眼神,对我说道:“不欺负你,你去一趟后山,拿一件东西回来,我腰间的铜板都给你!”

我半信半疑问向糯米粒:“去后山拿什么东西?”

糯米粒一听我来兴趣了,朝我靠近说道:“后山一个鬼燕洞,你去鬼燕洞里以后,会看见一副棺材,你把棺材盖子掀开后,给我扯下来一块,那棺材中躺着的死人衣服就行了。”

我一听糯米粒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的坏笑。就知道那棺材里死人的衣服,肯定不是像他说的这么轻巧,有这么挣钱的事情,糯米粒自己就去了。

“不去!我老爹说,鬼燕后山有僵尸。”我说完后,就将手里的书本折上了,今天书生有事没回家,让我们重温昨天教过的《农夫与蛇》的故事,糯米粒看我要离开了。

连忙伸手拉着我衣服角,将腰间的铜板晃当出“哗啦啦”的响声,嘲笑着对我说道:“哼!胆小如鼠,跟你那砍柴的爹一样,做不了大事!”

我一下就生气了,撤掉了糯米粒腰间的铜板,装在了自己的口袋,发狠的对他说道:“你爹才是个软蛋!天天被菜市场里的小姑娘用脚踹!”

糯米粒,认真给我解释起来说道:“啥软蛋啊,我爹那是调戏人家良家妇女,人家小姑家才踹他的。”

我硬着脖子,对着糯米粒说道:“不就是扯死人衣服嘛!去就去,我现在就去鬼燕山,扒开那死人的棺材,给你扯一块衣服看看。”

糯米粒听完我的话后,抱拳对我说道:“好!有种!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铜板你拿去,明天中午还是书生家,我要看你扯的那死人衣服角,如果你敢骗我,就还我40个铜板!”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铜板,心里是直打哆嗦,对糯米粒说道:“行,我现在就去鬼燕后山,明天书生家见。”

在书生家中我和糯米粒分道扬镳,他回他家,我去鬼燕后山。儿时经常跟老爹到后山跑着砍柴,也听过老爹提起过鬼燕的后山,其实也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穷人买不起棺材啊,只能找棉被裹着自己亲人的尸体,放在山洞里。

当然也有棺材放进山洞的,都是一些破木头板子,四个角扎几颗铁钉,那就算是一副棺材了。可是这种棺材虽然便宜,但是也不耐用,过不了多久木头板子就散开了,里面的死人也就露出来了,引的洞里的老鼠和一些毒虫子都去吃尸体。

我抬头看了看快日落的太阳,朝着鬼燕山大步跑去,山路崎岖,在加上一路上杂草丛生,跑到鬼燕山洞口时,太阳已经日落西山了,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喘了几大口粗气。朝着山洞内部走去。

鬼燕山是名副其实的死人山,这山洞除了送尸体的队伍会过来光顾,平时根本没人来过,洞口的杂草长到有半人多高,洞口处还有山水顺着石壁缝隙,缓缓的流下来。洞内黑漆漆的,时不时还传出老鼠的“吱吱”的叫声。

我往洞内走了十几步,就看见平整石台上摆放的尸体了,洞内到处都是死人尸体,有一些棉被裹着的尸体,还隐隐约约露出了瘆人的白骨架。

我找了一副离我只有几米的棺材,这幅棺材看上去还是蛮新的,像是刚放进洞里的。我垫着脚,踩着地上的小碎石渣,时不时地上的碎石渣发出“咯噔”的声音,都能吓的我身体猛的一震。

离棺材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时,眼前的棺材中发出“咯咯”咬牙的声音,我吓得汗毛刷的就立了起来,蹲在地上捡了一颗小石子,朝着棺材盖上扔了过去“啪嗒”一声后,我站在原地仔细听着。

过了十几秒后,棺材内没发出声音了,我呼出了口气,心里说道:“可能是老鼠在啃尸体,那声音肯定不是人能发出的。”

躺在棺材里的死人好好的,发出咬牙的声音,那会是什么怪物?

天色渐渐暗淡了许多,我心里催促着自己,要赶紧动手撕棺材里的死人衣服,天黑了山路可不好走,说不定还有狼和老虎在山里转悠,到时候碰见可就麻烦了。

我眼睛一闭掀开了棺材盖,伸手在棺材里一通乱抓乱摸,心里奇怪了:“撕!人呢?棺材怎么是空的?”

伸手猛的探到棺材底部,手指砰到了棺材板后,感觉手指上冰冰凉凉的像是有水,我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手正摸着的棺材内部。

“没...没...没尸体!”我一睁眼就发现不对劲了,手里的冰冰凉凉的感觉,原来是棺材底子有一层未干的血夜,棺材里的尸体跑哪了?棺材还有咬牙的声音呢。

“咯咯”声音出现在我身后,我转头一看,撒腿就往洞外跑,一具干枯的尸体正站在我身后,它眼睛是往外凸出的,嘴边还有血丝在往外流着,手是朝前伸出的,脚下没穿鞋,皮肤皱皱巴巴,像是被人吸干了血夜。

我是脚底冒烟般的朝着村里跑去,心里大骂:“该死的糯米粒!果然是想害我,刚刚山洞内的尸体明明就是一具僵尸!”

跑了百十米后,我喘着粗去,回头看了看山洞口,隐隐约约能看见僵尸正往着山下跳动着, 我脚下更是不敢停下,一口气冲到了村里。

朝着黄糯米家的方向跑去,身后的僵尸还在远处朝着蹦着,我一脚踹开了黄糯米家的大门,朝着房屋大喊道:“糯米粒!你要的衣服,我给你带回来了!快出来”

黄糯米一家人,被我这么一喊,果然是全部都走了出来,我给他们指了指黄糯米要的死人衣服,远处一只僵尸正朝着黄糯米家中跳来,我快速跑开了,黄家人一看是僵尸,也是分散着就跑开了。

后来村里的道士闻声赶来,没用多少时间就把僵尸给烧了,这件事给黄糯米可是留下阴影了,吓的不轻。当时看见僵尸逃跑的时候,还摔了几个大跟头,磕得鼻青脸肿的。

往后在没跟别人说过去鬼燕山洞里看看,就连他自己都不敢在提这件事。

(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灵异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