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汤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我的梦想贴着土地飞翔佛手参

发布时间:2020-10-18 18:47:20 阅读: 来源:汤锅厂家

“不好意思,我正在运输秧苗,你再等我半小时,马上到。”当我终于打通农技土专家杨金荣的电话时,得到的回复是再等半小时,我一看手表,约好的上午九点,我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是个大忙人。

半小时后,杨金荣终于风尘仆仆地赶来了——地道的农民模样,只是眉宇间流露出睿智的气质。已过天命之年的他,肤色黝黑,身躯精干,谈吐幽默,憨厚耿直。

翻开杨金荣的人生履历,颇具传奇色彩:当过兵,拿过刀,上过山,下过水,退伍后还担任过村委副主任、村委会主任、村支部书记等职。

“嘿嘿,其实我就是一农民,从十几岁开始,我就种植水稻了。”杨金荣的话淳朴浑厚。“我就是农民”,他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脸上洋溢着无比自豪的表情,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没有任何做作,没有任何虚荣,没有任何炫耀,这是一个真诚的梦想。

年轻时,他就梦想拥有一块自己的土地,过上富足幸福的日子;年龄大了些,他的梦想也变得更宽阔、更博大——就是让更多的人拥有土地,过上富足幸福的日子。在面朝大江、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太阳的光辉照耀着他不再年轻的脸庞,月亮的影子陪伴着他美好的梦想。枕着方向盘、操作台寻梦,万亩稻田的郁郁葱葱,是他人生最大的向往……

“杨师傅谦虚了,他什么都懂。”身旁他的朋友笑呵呵地告诉我们,在前进街道临江村的老百姓眼中,杨金荣就是大家眼中的“农技百科全书”,更是农户田头的常客、种田大户的好朋友。

我对土地爱得深沉

我出生于1960年农历五月二十四,今年55岁,1979年1月1日应征入伍到黑龙江黑河当兵,部队这个大学校培养了我的团队意识和吃苦耐劳的本领。1984年12月我退伍后,就回到当时的前进乡新丰村务农,不久就被村民选为村委会主任。24岁,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龄,也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我工作努力踏实,但我最大的志向还是在土地上,只有扎根在土地里,我才感觉更安心。

退伍回来后,农村正在开展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就和妻子在附近的衙前垦种承包土地,开始种晚稻了。那时,全是手工活,我那布满老茧的手,伸入春天的梦里,为的就是追寻着丰收的希望。那一年,我种了6亩晚稻,每一亩能够产出800斤左右粮食,我和妻子俩每天都凌晨3点左右就出门了,连公鸡都还在沉睡,我们却已经在地上劳作了,一般要到晚上8点才能回来,真的可以说是用青春在浇灌着脚下的土地。

当时很多人都说我傻,不晓得当好村主任,反而自己在种粮,可能主要是我书读得不多,眼界低吧,我看到身边还有老百姓粮食不够吃,或者是种了稻,没有多少收成,生活总是处于贫困状态,我就特别着急,下决心靠自己的双手来耕耘田地,争取能够给大家多提供粮食,都说“要致富,先修路”,在我看来,要生活得好,先要填饱肚子,那就必须从种粮开始。我的想法很简单,做法也很简单,我和妻子两人,把辛苦的汗水浇洒在土地里。

我本以为,跟了他能够过上好日子,还以为他当过兵,又是村干部,谁知道,还不是跟其他人一样,要跟着他种田。有时候,实在累了,妻子也这样抱怨过,因为从浸种、催芽、育苗、插种、施肥、喷农药、收割、烘干等这一系列程序都是靠两只手做出来的,这其中的辛酸,只有种过田的人自己晓得。

其实,我也会心疼她的。别看我是个大男子,谁都有儿女心肠,我的妻子,20岁就跟了我,把她最如花的年龄献给了我们家,原有的娇美容颜,因为忙于奔波,除了要做家务,照顾一家老小,还要跟我种田,渐渐变得苍老了,我的心里确实也不好受。

面对妻子的抱怨,我暗暗下决心,只要努力,总有一天会实现机械化种粮,到了那时候,她肯定不会再数落我了。我一直相信,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实现农业机械化,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

1989年,实现了半机械化,我是村里第一个买了拖拉机,可以用拖拉机进行施肥、收割,这是一个让人欢欣鼓舞的消息,当我带着妻子开着拖拉机在田地里耕种时,我那腼腆的妻子,虽然没有对我赞不绝口,但是她的脸已经是“多云转晴”了,她还夸我,真有一天,我们能够实现全部机械化种田,那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呢?

“肯定能,相信我,那一天,马上就要到了。”我响亮地回答她。她笑了,没有再问我,眼角已有细纹的她,虽然不再年轻,但对于未来,我们都满怀信心。这一切,都源于身边人,源于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半机械化后,生产效率就有了一定程度提高,除了种常规的水稻外,我们还种了2亩棉花、3亩络麻。1991年到2007年,这十余年是半机械化的年代,能够实现机械翻耕、收割,我承包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收成总体上来说每年都在涨。从最初每年种田几十亩、上百亩,到近几千亩,从村内村外,再到乡外,足迹遍布萧山各个垦种,从衙前到义蓬,再到瓜沥等,规模不断扩大,我爱上了种粮。

但天有不测风云,1995年,我又在当时的前进乡东庄村承包了120多亩地,由于自然灾害,那一年亏得比较多。这一次灾难,也给我自己敲响了警钟,必须要多观察、多学习、学会未雨绸缪,虽然我们总是与土地亲密接触,但是也要多关心气候,因为天气也是决定收成的关键因素,不容忽视,应当提早规划,力争把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

我遇上了好时代

2007年,我48岁,虽已近知天命之年,但是我却感觉到自己的春天真正到来了。当时,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积极发展农业机械化,真正机械化的时代来了,效率提高了,产量就有了明显增长。以水稻为例,手工种植时,每亩最多只能收800斤,半机械化时,每亩能够收割1000斤,而全机械化时,每亩就能收割1200斤。

我开着“东方红”牌拖拉机在田地耕耘时,我感到了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干劲,我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几岁,简直可以说是朝气蓬勃,我的妻子也露出了笑脸——“呵呵,你个傻子,还真的被你说中了。”在她温柔地叫我“傻子”时,我分明看到了她对我的微笑,亦如当年一样,让我感觉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种粮,让我找到了人生的春天。从2007开始,我办起了农机合作社,现在有10台插秧机,2台大型拖拉机,3台粮食烘干机,2套成套的水稻插种流水线。看着这些宝贝,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人家说我是成了名副其实的农机军团“团长”,真让人开心。

我确实是遇上了好时代,赶上了国家购机补贴、银行农业贷款等优惠政策的扶持,从而带动了农业生产的机械化,让种粮实现了从机耕、机插、机械植保、机收及粮食烘干,到销售运输,全程机械化,可以说是“穿着鞋种粮”。同时,农业机械化还加速了农村土地流转,促进了规模化生产、组织化营销,我才有可能成为种粮大户。

现在,我种植晚稻250亩,每亩产量1200斤,可以产出30万斤粮食;小麦250亩,每亩600斤,年收入15万元。

既是经理人,又是土专家

我成立的杭州临丰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固定资产有600万元,服务面积达到3500亩,服务范围包括所属临江、前进、义蓬、新湾、衙前等垦种。

种粮面积越来越大,一个人打理太累。我就想了个办法:招了些人,像企业运作一样。目前,我负责协调土地、人力、销售工作,将具体的农业生产交给专业技术人员及工人执行,并专门雇了12名管理人员,帮助田间、雇工等管理。

我实施的是“合作社 农户”合作模式,为的是让大家都受益。经过多年带动,很多原来在我田里务工的农民,都开始“自立门户”,也尝到了甜头。

种粮30余年来,也种出了一点心得。今年,我自己制作了一套活水育种系统,这一套装置总共费用两万多,出纳柜是从义蓬一家厂里定做的,电泵、小吊机等都是店里买回来的,采用这个系统,种子出苗率能提高2%,而时间却减少了一半,用活水替代死水、出纳柜换大桶,从而提高自动化程度。

我还有个习惯,喜欢把一些问题记录下来,到时出了什么“毛病”,翻翻本子就知道了,这些水稻、小麦,其实跟人一样,也是有脾气的,必须得掌握,“对症下药”,才能长势喜人。我也会把农户来询问的问题,记录下来,这样,就能知道对方是谁,家里种什么。

我虽然不是什么专家,但不少农户经常会来找我,白天我忙,找不到,晚上也会打电话到我家中咨询,有的还带着发病作物上门找我。不光农民,一些农资经销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社员,也将我当成了他们的技术顾问。每年会邀请我进村,给农民培训种植技术,让我做新农药试验。多年来,我推广宣传的药、肥新品种有20余个。

我没文凭没职称,充其量能算个“土专家”,帮人家解决了问题,让我感到内心很满足。

这些农户,因为一来二往,大家都成了朋友,像前锋村的陈建林每年都会来我家,让我给他看秧苗,怎么种植,用什么肥料,死了怎么救活等问题,他以前只种了几亩地,近几年,摸对了路子,收成不错,也种上50亩。他总是要谢我,说是我的功劳,其实,我也没做什么,我只是把自己的经验告诉了他。“广告里不是说了嘛,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对于未来,我很坦然,虽已走过了大半的人生,但我依然激情满怀,我将用马达般高亢的歌声,尽情颂扬沾满泥土的农业机械,继续在土地里追寻人生梦想。更多最新三农资讯,动人致富故事,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广州建国男科医院地址在哪里

天津牛皮癣医院哪个治疗湿疹最好

男性不育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