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汤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村特殊群体隐性扩张专家建议规范引导-【新闻】肋果沙棘

发布时间:2021-04-20 13:11:03 阅读: 来源:汤锅厂家

农村特殊群体隐性扩张专家建议规范引导

基层政权应加强建设,引导好农村宗族势力、宗教势力,发挥他们满足农村群众组织需求、社会需求的积极作用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王晓明谭剑

由于近年来我国农村基层组织薄弱,一些地方农村家族势力,一些刺头、混混,以及宗教势力等特殊群体,在农村潜移默化扩大着影响力,“发言权”越来越大,对一些地方农村稳定提出严峻考验。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对这些特殊群体的“隐性扩张”,既要提高警惕,又不能一棒子打死,应充分挖掘、利用其积极因素为党在基层的执政基础服务,使其转化成为党在基层可依靠的力量,营造农村和谐治理的新局面。

活跃的特殊群体

税费改革以来,我国农村基层组织与农民的关系由“紧密型”变为“松散型”,基层组织职能出现某种“空位”,农村的家族势力、宗教势力和一些刺头、混混等活跃起来。

一是农村家族势力,既可能帮助党和政府化解矛盾纠纷,管理不好也容易成为基层政权的“毒瘤”。吉林省榆树市农业局副局长孟繁野说,一个村子如果是大家族,选出来的干部是给家族当家的,也许反映了民意,却不能代表更广泛的民意,这些“族长”在村里威望很高,如果能真正置于党的领导下,确实能发挥不少积极作用。

“但这种力量一旦失控,对基层政权的危害也很大。”孟繁野说,这些人在农村有很强的群众基础,很容易对抗、架空甚至操控基层政权。湖南省岳阳市某村许姓村民连续四年拖欠上缴税款2万多元,后来乡干部进驻该村整顿,结果遭到以族长为首的100余名许姓群众的围攻殴打,6名乡干部被打伤。

二是农村宗教势力导人向善方面具有一定积极因素,但一些邪教、流教却危害不浅。吉林省德惠市夏家店办事处双榆树村农民高凤英说,他们那里有一种 “包头教”,经常去农民家里传教,最近到她家里已经去过三四次了。“那些人用毛巾包着头,说家里不能有活人的照片,冰箱也不能用,任何地方不能有凤凰的图案,也不能有眼睛的图案”;“他们说只要信他们的教,就不会生病。”

三是农村一些刺头、混混等逐渐活跃,通过操控基层选举或与村干部勾结实现自身政治诉求。2007年3月,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就出现了黑恶势力暴力干扰破坏村委会换届选举的现象;2008年安徽省凤台县部分村干部与黑恶势力勾结,以每亩不足2万元的超低价强迫农民出售耕地,一度引发多起恶性刑事案件。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王文强认为,国家全面取消农业税以后,基层组织与农民的关系由“紧密型”变为悬浮的“松散型”。他认为,一旦正式权力在基层出现空位,就会有别的权力形式来填补,这些“特殊群体”的扩张,正是国家权力在乡村社会部分职能的退出,给他们提供了壮大的空间和土壤。

特殊群体“隐性扩张”

家族势力不断向基层政权渗透,宗教势力在农村的信徒规模持续壮大,一些刺头、混混等也积极扩大自身影响力,几种特殊群体在农村隐性扩张,不断争取“发言权”,对农村社会产生******不同影响。

本刊记者采访发现,在部分农村家族势力严重的地方,他们开始提出更强的政治诉求,有的甚至操纵上访,目的就是告倒现任村干部,使本宗族的人当上村级组织的领导人,把持村政。

记者在吉林、湖南等地采访发现,家族势力在农村的影响开始深化,从最开始的左右换届选举,村、组干部的“家族化”到目前影响村干部的工作方式和态度,在有关村内公共事务的决策上,宗族背景强弱直接影响到村干部的发言权与决策权。受访专家认为,农村家族势力通过操控基层选举,逐渐在更大范围内延伸其影响力,农民正当权益得不到保障,修祠、建庙、祭祖、修坟既加重了农民负担,又影响了社会风气,农村红白喜事大操大办之风也愈演愈烈。

在吉林省德惠、扶余等产粮大县采访途中,记者感觉到近几年农村的小教堂、小庙越来越多。德惠市夏家店办事处四平川村农民秦贵成说,教会通常周一、周三、周五小聚会,周末大聚会时有二三百人。“感觉现在信教的确实比原来多了,我们这周边4个屯子大约200户,信教的估计超过40户。”他说:“这教堂是最近两年才新建的,总共花了十多万元,都是信徒们捐献的,是村里最豪华的建筑。”

还有农村的一些刺头、混混等,他们一方面向农村基层组织渗透,同时部分乡村干部由农村政治精英向黑恶势力蜕变,官黑一伙,警匪一家。

王文强说,如今乡村治理出现一种“灰色化”现象,这种力量介乎体制内的红色与体制外的黑色之间,他们不是黑社会老大,又与黑社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般农民都不敢惹。他举例说,他有一个亲戚是衡阳市某乡镇有名的地痞流氓,经常在街上打架,惹是生非,可前两年突然有一天当上了村委会主任,后来又成了党员,听说往往镇里面很多事情,还都需要他去摆平。

辩证看待:不能“一棒子打死”

受访专家分析,农村“特殊群体”之所以迅速发展,深层原因还是农村基层组织不够强大,难以在更广阔范围内满足农民的物质、精神需求。新时期要强化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一方面应加强基层组织自身各方面建设;另一方面应从制度层面入手引导和规范宗教、家族势力发展,打击、消灭黑恶势力,营造新时期农村和谐治理的新局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科研处处长李佐军认为,现在农村两极分化严重。在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地区,基层组织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有能力的都走了,剩下的谁也管不了谁,有些村子没有钱,还要处理一大堆事情,当村委会主任都要轮流坐庄,根本没有能力,更没有动力去为农民提供服务。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也感觉到,在一些农村地区,现在这些“特殊群体”对群众是个拉力,而基层组织软弱涣散则是个推力,一“推”一“拉”这才给了他们迅速发展的空间。

江苏省委组织部郜虎林说,宗教拿信徒捐献的钱给大家办事,实际就是一种组织内关怀机制问题。群众总有些事情需要互相帮助,村支两委做不到,而教会做到了,群众就很容易对组织失去信心。

王文强等专家认为,宗教势力、家族势力是社会多元化的一部分,也是今后公民社会形成的一个社会基础,我们应引导、规范其健康发展。

孟繁野说,无论是宗教势力还是家族势力,在农村的影响都要一分为二去看待。他认为,宗教力量目前在国内流传较广的以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为主,在法律范围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稳定人心作用,教导人们追求善良。此外,讲究因果报应,教导人们不干坏事,也有利于促进农村和谐稳定。

江苏省昆山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副局长钱建荣介绍道,昆山淀山湖镇近年来基督教信徒发展迅速,信徒比例达1/4,其中以老年人和妇女居多。他说,“ 社会治安比以前要好。信徒们对乡村两级组织的工作积极配合,推动了许多工作的开展。”他认为,农村的宗教问题,一定要区分开来,对于非法的邪教组织要坚决予以打击,对于正规的宗教组织应引导、鼓励其健康发展。

对家族势力同样如此。江苏省农林厅经管处处长姜葵认为,家族势力的产生是我国农村地缘、亲缘密切的社会基础所决定的,引导得好能发挥积极作用,反之就会成为消极力量。

专家建议,对农村“特殊群体”的发展,首先应强化基层组织自身各方面能力建设,满足群众需求,增强基层组织在群众心目中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对农村宗教势力,要分清正邪,确保宗教组织在法律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范围内活动。要积极依法管理合法宗教组织,管理教职人员,规范宗教活动;对于邪教,则不仅要严厉打击,还要建立防止其“反弹”的机制。通过健全制度加强场所管理,推进管理体系和运行机制建设,建立和完善城区、乡镇、村(局)三级管理网络,落实三级管理责任制,重点解决“不会管、不敢管、不愿管”问题。

对于家族势力和农村“刺头”、“混混”等也要辩证对待。对那些倚仗家族势力干扰基层政权正常工作的,要依法严惩,坚决打击。同时,应大力发展农村集体经济,逐渐消除农民思想中的宗族观念。对于黑恶势力和农村“刺头”和“屯大爷”要区别对待,对黑恶势力露头则打,对“刺头”、“屯大爷”等则重在教育团结,引导发挥其积极作用。

规范引导:化特殊群体为有益补充

本刊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部分地区积极探索发挥家族势力、宗教势力积极作用的有效途径,使其成为党在基层执政基础的有益补充,取得明显成效。

福建省近年来在调解农村矛盾纠纷中,充分利用农村宗族关系,发挥其积极作用,效果很明显。“不孝敬父母者罚款若干;猪未看管好吃了他人树苗的罚款若干;烧毁他人坟地草木者罚款若干……”

记者采访中发现,农村此类规约多没有法律依据,但都出自村民提议,且经“民主”程序产生,因而履行时往往很有成效。族人中有威望、有身份的人主持纠纷双方的调解,说的不一定是法言法语,但能有效地化解乡民间的矛盾和纠纷。

多位受访干部说,目前,我国一些农村的现状是,法律和制度放在处理农村事务的层面上,有时并不是******的办法,村规民约相对更加管用。

对宗教势力依法进行有效管理、规范,同样可发挥积极作用。昆山市宗教局钱建荣介绍说,昆山市经济发展较快,征地拆迁也较多,涉及到补偿问题,农民经常有意见;有时政府部门出面做工作不管用,但宗教组织出面往往却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对于农村“刺头”、“混混”等人,通过积极转化,也能发挥正面作用。吉林省长春市近年来积极挖掘农村一些“能人”的积极作用,在农村组建起一支“和谐员”队伍,有效预防和处置了一大批矛盾隐患和群体性事件苗头,成为加强党在基层执政基础的有益补充。

竹子

仓储物流设备

河北经贸大学图书馆

当阳市人民医院

相关阅读